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

 
 
 

日志

 
 
关于我

于2007年业余写作,作品散见于《南飞燕》、《大鹏湾》、《打工族》、《西江月》、《江门文艺》、《西江文艺》、《东莞文艺》、《广州日报》、《衡阳日报》、《龙岗文艺》、《读者文摘》、《南方都市报》、《永州日报》、《人物画报》、《连环画报》、《丹荔》、《宝安日报》、《南城文艺》、《旅游 生活家》、《读者文摘》、《黄金时代》《吴江日报》、《湖南工人报》、《长沙晚报》、《海口晚报》、《中国电视报》、《农业科技报》等,并有作品在全国多次获奖。系东莞市作家协会会员。 现居深圳福田任《汉唐月刊》主编兼首席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2018-01-04 23:3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巧遇,我与男孩从同一间公司应聘出来,我倚在在树荫下躲避炎热的太阳,男孩主动与我交谈起来。他嘴角微翘,微笑的脸上镶了两个浅浅的酒窝,白衬衫的腰际间挂了一大串钥匙,整个人显得飘逸洒脱。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第一次去平湖,想四周看看,男孩乐意陪我前往,并跑去对面的商店,买了两支矿泉水,递了一支给我。我们沿公路偏右的小马路一直走着,凉风习习,绿草如茵,我贪婪地吮吸着那淡淡清香,愉快的心情,让我忘记了头顶的炎炎烈日。男孩就不一样了,他咕噜咕噜两下就喝光了整支矿泉水。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路越走越远,路上除了我们便无其他行人,我们不知马路通向何方?更不知离站台还有多远?时近中午,太阳似火球一样炙烤着大地,没撑伞的我感觉自己似一张被烤焦的烙饼,整个人仿佛在燃烧,衣服被汗水渗湿了一大半。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望着那支还在向外渗水珠的矿泉水,冒烟的喉咙拼命地咕了几声,我多想将它一口气喝光,但我看到了男孩那张黝黑的脸和马路两边的丝茅,还有那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公路,人心隔肚皮呀,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他在水里放了迷药,把我身上的钱财洗劫一空怎么办?我不寒而栗。他却和颜悦色地催我:“你再不喝就热了!”我故作轻松地微笑着回答:“我不渴!”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发东莞文联《南飞燕》杂志


走了半天,还是不见有站台和小店,我索性把矿泉水递给了男孩,只见他一下子喝了个底朝天,并欢呼雀跃地与我侃侃而谈。又走了几里路,我们终于到了一个热闹的集市,集市有个糖水店,他建议去喝糖水,口渴到要晕了的我,真是久旱逢甘露,一下喝了好几碗。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可能是热冷交至,刚走出糖水店没多远,就肚痛难忍,两眼发黑,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涔涔而下。男孩伸手拦了一辆摩托车,迅速把我送进了医院。医生开了一张药方,他拿去交费,一百三十元,可我身上只有八十多元,还差五十元,怎么办?他毫不犹豫地从身上垫付了五十元说:“先打针要紧!”我感激涕零地连说:“谢谢!”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有气无力地我坐在椅上输液,不禁悲从心来,泪水在眼眶打转。他关切地问我:“是饿了吗?我去买盒饭!”“吃不下!”我泪眼汪汪地望着他。他又说:“那买水饺吧!”“我都说不要了!”我加重语气凶他,我又怎么忍心再让他为我破费。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点滴凉遍全身,我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被护士换点滴瓶吵醒。护士亲切地笑着对我说:“你真是好福气,有男朋友这么疼你!他自己打了几次磕睡,都不愿去睡,就这样一直守着你!”我想向护士解释,可是又有谁会信,我们认识只是在四个小时以前。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男孩见我醒了,又把水饺端到我的面前,调皮地做了个鬼脸说:“快吃吧!吃了就会好的!”我不好意思问他:“你干嘛么对我这么好?”他用手挠挠后脑勺浅笑着说:“因为我们都身在异乡,互相帮助是应该的!”我再也忍不住滚烫的泪水哗哗地流出,为我先前的猜疑和不信任,而羞愧到无地自容。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夕阳醉卧,斜晖脉脉,他送我乘上了返龙华的汽车。第二天,我怀揣着一百元钱去找过那男孩,人海茫茫,我连他的姓名和电话都不知道,又去哪里寻找了。此事虽过去多年,但男孩那飘逸洒脱和亲切的笑容,却永远珍藏在了我的记忆深处。


作者简介:陈罡元,女,从事过记者、主编、经理、总监、副总。系东莞市和深圳市作协会会员。业余写作,迄今在全国100余家杂志和报刊发表作品近百万字。作品散见《新民晚报》、《中国电视报》、《台湾日报》、《中国劳动保障报》、《北京晨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海南日报》、《海口晚报》、《宝安日报》、《连环画报》、《人物画报》、《长沙晚报》、《农业科技报》、《湖南工人报》、《吴江日报》、《榆林日报》、《铜陵日报》、《邯郸日报》、《迪庆日报》、《都市时报》、《苏州日报》、《中原商报》、《淮海晚报》、《皖江晚报》、《上海新闻晨报》、《石碣报》、《今日路桥》、《宿迁晚报》、《南充晚报》、《渭日报》、《教育导报》、《潮州日报》、《燕赵晚报》、《彭城晚报》、《湄州日报》、《都市女报》、《贵阳日报》、《沧州晚报》、《汕头特区报》、《城市快报》、《合肥晚报》、《长兴日报》、《毫州晚报》、《深圳晚报》、《每日新报》、《四川政协报》、《中山日报》、《潮州日报》、《晋中晚报》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遵义日报》、《中国航天报》、《南方法治报》、《读者在线》、《揭阳日报》、《石家庄日报》、《上海老年报》、《东营日报》、《现代家庭报》、《淮安日报》、《牛城晚报》、《太行日报》、《长兴新闻报》、《阳春日报》、《台湾人间福报》、《自贡日报》、《嵊州日报》、《高要日报》、《塘厦日报》、《半岛都市报》、《厦门晚报》、《农村新报》、《南方工报》、《阳江日报》、《老年时报》、《赣州晚报》、《乌鲁木齐晚报》、《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劳动午报》、《燕赵都市报》、《中国石油报》、《沈阳铁道报》、《中国审计报》、《深圳日报》、《辽宁青年》、《食品与健康》、《老年知音》、《旅游生活家》、《黄金时代》、《读者文摘》、《五月风》、《南飞燕》、《大鹏湾》、《打工族》、《西江月》、《江门文艺》、《西江文艺》、《惠东文艺》、《龙岗文艺》、《东莞文艺》、《南城文艺》、《丹荔》等。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如需关注更多精美的文章,请长按上面公众号或输入拾味旧时光”关注我!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