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

 
 
 

日志

 
 
关于我

于2007年业余写作,作品散见于《南飞燕》、《大鹏湾》、《打工族》、《西江月》、《江门文艺》、《西江文艺》、《东莞文艺》、《广州日报》、《衡阳日报》、《龙岗文艺》、《读者文摘》、《南方都市报》、《永州日报》、《人物画报》、《连环画报》、《丹荔》、《宝安日报》、《南城文艺》、《旅游 生活家》、《读者文摘》、《黄金时代》《吴江日报》、《湖南工人报》、《长沙晚报》、《海口晚报》、《中国电视报》、《农业科技报》等,并有作品在全国多次获奖。系东莞市作家协会会员。 现居深圳福田任《汉唐月刊》主编兼首席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池塘边的芭蕉树”喜登2015.4.11日的《教育导报》  

2015-06-21 03: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池塘边的芭蕉树

 

        正月立春雨水,二月惊蛰春分,三月清明谷雨。在老家,一到立了春,就是雨水多的季节。俗话说大河涨水小河满,有时遇上好几天下暴雨,家门口的池塘一下子就涨满了水。
图片 

每当这样,父亲和母亲都会从墙上拿下蓑衣和斗笠,扛上锄头迅速地冲入雨中,把从山上倾泄而下的洪水引向路两侧,让它们顺流而下汇入小河里面。只是池塘底泥太厚,池塘两头的出水口,仍然抵不住滚滚山洪,向外面的稻田拥挤而出。不一会功夫,池塘里面的鱼,便顺水而下,一溜烟没了踪影。

 尽管父母急得手忙脚乱,又是砍荆棘又是砍杉叶刺,堵在池塘的堤坝上面,仍无济于事。

图片


    
有一天,伯父不知从哪挖来了芭蕉树,逐个儿地把它们栽在池塘的四周。起初,看着芭蕉树一丁点大,我对伯父所说的能抵挡洪水决堤半信半疑。没想到,不出两年,手指大的芭蕉树却成了大腿那么粗,而且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密密麻麻地紧靠着。
图片 

 当大雨再次袭来,芭蕉树像一排排手拉手抗洪的战士,捍卫着它们的领域,池塘再也没有决堤。从那以后,我再也不用看父母那绝望的眼神和冒雨上山砍荆棘被淋成落汤鸡的身影。
 图片

芭蕉叶肥厚大,更成了我们孩童的天然雨伞。下雨天,我们拿它挡雨,晴天,我们拿它挡太阳。等到六月稻田放水,池塘渐渐水少露出了台阶,我们便躲在芭蕉树下垂钓。虽然钓不上什么大鱼,但是偶尔能钓上几条小鱼,也让儿时的我们欢呼雀跃好一阵子。
图片 

 芭蕉树不但能抗洪,还能食用、药用,听伯母说还能养颜呢!

 小时候的我,亲眼见到外婆拿它的粗干剁碎,和猪草一起煮熟喂猪。也曾见过伯母把芭蕉树的根煮着来吃。母亲则拿着芭蕉树肥厚的根,碾碎过滤晒干成淀粉,吃起来似红薯粉一样香甜可口。

有一年,有颗大芭蕉树,竟然结了一大吊芭蕉,母亲靠上梯子爬上去,把它们用胶袋扎紧,像呵护孩子一样。只是,到了霜降的时候,那一吊芭蕉还是抵挡不住严寒死了,母亲心痛不已。
图片 

如今,安然无恙地池塘已没有人养鱼,老家的房子也已经倒塌,外婆母亲和伯父母也相继去世。只有那一排排芭蕉树,却越来越茂盛,仍然欢快地向上疯长着。
 
    
李清照曾在《添字采桑子》的词里写道“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这首词让我不止一次又一次地想起,曾经住在这里的亲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