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

 
 
 

日志

 
 
关于我

于2007年业余写作,作品散见于《南飞燕》、《大鹏湾》、《打工族》、《西江月》、《江门文艺》、《西江文艺》、《东莞文艺》、《广州日报》、《衡阳日报》、《龙岗文艺》、《读者文摘》、《南方都市报》、《永州日报》、《人物画报》、《连环画报》、《丹荔》、《宝安日报》、《南城文艺》、《旅游 生活家》、《读者文摘》、《黄金时代》《吴江日报》、《湖南工人报》、《长沙晚报》、《海口晚报》、《中国电视报》、《农业科技报》等,并有作品在全国多次获奖。系东莞市作家协会会员。 现居深圳福田任《汉唐月刊》主编兼首席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老人与一元钱”发表于2014年10月22日的《沧州晚报》  

2015-02-27 01:41: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人与一元钱

图片

    那年,我拿出南下打工两年所攒的积蓄,在县城开了一间服装店。

那是我第一次做生意,也是第一次跟表婶去衡阳进货。衡阳的的批发市场货物琳琅满目,前来进货的顾客如云。我兴高采烈地从江东串到雁东,美美地进了两大袋衣服,直到下午三点才和表婶走出了批发市场门口。

我跟表婶草草地吃了一个快餐,便望着两大袋衣服发呆。这时,来了一个手拿扁担和绳子的老人,老人黝黑的身子,伸出一只布满青筋干瘪的老手,指着我那两大袋衣服说:需要帮忙吗?我疑虑地上下打量他。他诚恳地说:我送你到坐车的地方只要一元钱,而你这两袋衣服少说也有百来斤。你搭公交车不方便,价钱也不划算......”我点头应允。老人熟练地用绳索套紧麻袋口,用扁担一挑便晃悠着跟着我们上路了。
 图片

大约20分钟,我们到了汽车站,可事不凑巧,客车上的人早已满座,而且车顶上的货也拥挤不堪,我与表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心里一时都没了主意。没想到,老人挑起麻袋抬脚就走,叫我们跟他去另一条街,说那里有路过的车到祁东。

怕坐不上车的我们,心急如焚,大踏步地催他走快些。很快我们遇到一辆迎面而来去家乡的车,我赶紧伸手拦住,和表婶匆匆跳上了车。老人歪歪咧咧地挑着麻袋,在后面吃力地追赶着,见我们上了车,更是加快脚步把我们的衣服放进了车内。我顺手塞给了他两元钱,就在车刚开动的时候,我看见老人气喘嘘嘘地追赶着我们的车子。我不知道老人要干什么,立即叫司机停了车。打开车门,老人走上来,从手里塞给我一张皱巴巴的一元钱说:这是找回你的一元钱,我们开始说好的,只要一元!我正要拒绝,可老人嘣的一声跳下了车。
图片 

初秋的天气,已颇为凉爽,我看见老人的后背,已被密集的汗珠渗湿了一大片。一双卷起裤脚没穿袜子的腿,因为干枯而已经裂开的小口子,在一双黑色的大胶鞋下更显得是那样枯瘦苍老。

望着老人单薄清瘦的背影,独自穿梭在大街小巷,不知道,夕阳西下,他还会不会再做一次挑夫?我的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地就溢满眼眶。
图片 

一元钱,对很多人来说是九牛一毛,但老人为了挣那一元钱,整天来回奔波,挥汗如雨;一元钱,老人可以拿去买两个充饥的面包,甚至能买一双让他裹足的袜子,而老人却信守承诺,没多要一分一毫。

我手里紧紧攥紧那一元钱,就像攥着老人那颗勤劳淳朴而善良的心。
 

 作者小语:拿了稿费搜了半天才知道是发表这篇文章,也难怪,这家报纸只刊登文章却不登作者名字,还是第一次见。还有中央电视台《周报》、《现代家庭报》和《长沙晚报》稿费都拿了,却不知道发表的是什么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