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

 
 
 

日志

 
 
关于我

于2007年业余写作,作品散见于《南飞燕》、《大鹏湾》、《打工族》、《西江月》、《江门文艺》、《西江文艺》、《东莞文艺》、《广州日报》、《衡阳日报》、《龙岗文艺》、《读者文摘》、《南方都市报》、《永州日报》、《人物画报》、《连环画报》、《丹荔》、《宝安日报》、《南城文艺》、《旅游 生活家》、《读者文摘》、《黄金时代》《吴江日报》、《湖南工人报》、《长沙晚报》、《海口晚报》、《中国电视报》、《农业科技报》等,并有作品在全国多次获奖。系东莞市作家协会会员。 现居深圳福田任《汉唐月刊》主编兼首席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成为《绿善》特约评论家  

2013-05-27 14:5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间烟火

 

人间烟火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文/陈晓卿  《舌尖上的中国》导演

 

陈罡元推荐语:

关于陈晓卿,估计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人,对他的认识是从《舌尖上的中国》开始的。银屏上那些诱人的美食,成了那段时间大部分吃货深深的诱惑和挑逗,尤其是那无处不在的温馨和浓浓的人情味,触动了我们每个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爱屋及乌之后,才发现陈晓卿不但是个好纪录片导演,还是一个很好的家常菜草根美食家。他不但流连于大街小巷的苍蝇小馆,还孜孜不倦的发掘被埋没的人间烟火。

 

最好的美食是存在于大酒店,还是在街边的小饭馆,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从来关于口腹之欲的是非之争,谁都没有真正的资格去给他们做一个评断。饮食文化的精英与草根之分,不应是美食本身的评判准则。真正的美食不一定是昂贵的,而昂贵的也不一定是真正的美食。

 人间烟火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希望区别于他人,是人性的本能。豪华的酒店,精致的酒杯,古香古色的桌布,璀璨漂亮的吊灯,弥漫果香的红酒,氤氲温馨的气息,这都是一种雅的文化。胡同深处的小门脸,旁边路灯杆上贴满的租房小广告,空气里散发着快意人生肆意的笑声,这也是一种迷人的俗的趣味。

 

时代的发展,谁都无法控制,哪些美好的传统可能消失,谁都无法预料。所以,如果你还在盯着电视美食节目推荐的餐厅,那么也可以试着像陈晓卿一样,去大街小巷寻找那些顽强生存或即将逝去的迷人的人间烟火。

人间烟火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正文:

最初,阿才告诉我,他的小店一天可以卖出三百碗米粉,我觉得是吹牛。后来再去蓟门里小区菜市场边这家“螺蛳粉先生”,人山人海,排半天才能吃上一碗,我不得不信了。

 

湖南青年马中才,曾经是萌芽系“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一等奖得主,出版过几本小说。然而如果没有螺蛳粉,我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认识这位青年作家。阿才很会经营,以我的判断,这家螺蛳粉并不是最地道的柳州味,阿才根据本地客人的需求,做了很多主动的妥协和细微的改良。不过在炖汤的环节上,阿才是一丝不苟的,汤鲜是他们家最大的特色,绝对不放味精,吃完了口不渴。所以,我一直是这家小店的常客,几乎每个月都要去两三次。要不是因为住在东三环,吃的频率可能会更高。

 

就像猜中了我的心思,几个月前,阿才兴奋地给我打电话,说他在劲松开了个分店,不仅有螺蛳粉,还有酸笋炒田螺。“真的啊?”我听着开心,“这种做法可是典型的桂柳风味哦。”因为就在我家门口,所以上个月的一个周末,我流着口水,按照他给的地址开车前往。结果找了半天没找到,打电话问,阿才磕磕巴巴地解释说,新店要装修,暂时歇业了。

 人间烟火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后来,美食界的一位朋友告诉我,阿才新店关张的原因,并不完全是因为装修,而是朝阳区正在“创文”,创建文明城区,奔国际化大都市走。我说怎么回事儿,家门口我喜欢的几家小店,最近要么关门,要么换上了簇新的塑料牌匾,旁边还都有一个店家“自愿”购置的卡通形象,据说是这次群众运动的形象代言。城市如何发展,我不太懂,但地球上不缺的是钢筋水泥的都市,缺的是人间烟火。城市是人住的,总不能整洁的像医院吧?即便是新加坡那样的医院国家,不是还有牛车水、娘惹街这样充满市井气的地方嘛?

 

前些天,美国副总统访华挺吸引眼球,这位叫板凳的替补总统,楞跑到东城鼓楼的一家小馆子——姚记炒肝,去吃炸酱面,太不给CBD的朝阳区面子了。而且一干人只花了79块钱,简直可以和坐经济舱的大使共同申报央视年度经济人物。除了图便宜,好像美国佬专喜欢这种接地气的小馆子。当初俄国梅总统访美,奥巴马也是带他去了个汉堡店,还是全国连锁的,这要在咱们这儿,还不让人鄙视惨了?朋友来了有好酒,怎么也得是钓鱼台啊?

 

迎宾待客,咱们喜欢讲究个规格。前不久有位长相平常但慈善做得不一般的女青年,突然被质疑了,哪儿来这么多钱啊?好在他爸爸很有风度,出面接受媒体采访,说自己援助非洲如何不容易,其中说到面对那些土老财,如何骗他们钱,错了,如何募他们捐时,他爽朗而神秘地说:“我每次都在钓鱼台国宾馆,宴请他们……”哦,这么高档!其实,那里又贵又不好吃!这是一毛说的。

 

一毛是我的美食家朋友,人长得帅又特别特别有钱,混上流社会,平时全世界转着圈吃。一毛对美食的要求主要有两点:一是普通人进不去,或者特别贵;二是不能有滋有味,要不好吃。据他的评价,北京“又贵又不好吃”排在前两位的,一是大会堂宴会厅,二是钓鱼台国宾馆。这俩地儿我都没去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般人确实不能像去老家肉饼排队那样随便出入。

 人间烟火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或许您不太同意我的说法,高档就是高质量,小馆子路边摊确实有很多诸如卫生、添加剂、地沟油等等问题存在。好吧,我不得不出卖我的第二个朋友,原凤凰卫视高管刘春。春台人缘好,经常呼朋唤友,啸聚保利大厦楼下老李烤串,冒着油烟吃烧烤喝普京,跟下九流的社会贤达探讨文学、理想和人生,让春台一直面色红润器宇轩昂。但春台同时也混上流,凤凰15年台庆,席设大会堂,端的庄严肃穆,只是吃完了,春台身先士卒闹了肚子,这事儿确凿,网上可以查到。

 

例证可能有些极端了,真正去大会堂和钓鱼台的人,心思显然也不在品味菜肴上,那儿比吃饭更重要的是国家大事。而且就我对美食的了解,高档酒店和大师级的厨师,都是熟练、谨慎而中庸的,要考虑的因素特别多,既要顾及荤素搭配南北咸宜,又要思忖小孩不吃辣老人没有牙,他们的菜要兼顾最广泛的人群。这就像班里的五道杠,听话,温和,但没什么个性。我更喜欢性格鲜明的小饭馆,喜欢那种犀利、混不吝的快意江湖味道。难怪一毛总说我混不了上流社会,只能混二流馆子——还好,不是混二流子就行。

 人间烟火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但我是真心喜欢小店,除了味道,我更喜欢那里的舒适随意的市井气。国庆长假前,和同事又去了蓟门里阿才那里打牙祭,要了炒螺和脆皮下酒,大碗螺蛳粉加豆泡、酸笋和豇豆。桌子支在院子里,旁边路灯杆上贴满了租房小广告,创文的横幅(海淀也创文)打着卷儿,知趣地缠在国槐的枝头,晾晒衣服的居民不时从身边穿过……我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吃东西,微风过处,偶尔飘落几片秋天的叶子,空气里弥漫着酸笋的味道,这是迷人的人间烟火气息。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