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

 
 
 

日志

 
 
关于我

于2007年业余写作,作品散见于《南飞燕》、《大鹏湾》、《打工族》、《西江月》、《江门文艺》、《西江文艺》、《东莞文艺》、《广州日报》、《衡阳日报》、《龙岗文艺》、《读者文摘》、《南方都市报》、《永州日报》、《人物画报》、《连环画报》、《丹荔》、《宝安日报》、《南城文艺》、《旅游 生活家》、《读者文摘》、《黄金时代》《吴江日报》、《湖南工人报》、《长沙晚报》、《海口晚报》、《中国电视报》、《农业科技报》等,并有作品在全国多次获奖。系东莞市作家协会会员。 现居深圳福田任《汉唐月刊》主编兼首席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十年后的爱情”荣获“碧桂园杯.幸福东莞”征文大赛优秀奖  

2013-03-19 15:2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十年后的爱情

       

        夜深了,一点,她忘了关机,正在看书的她,手机突然就响起来了,他说他正在车上,正朝着她的方向奔来。她以为他开玩笑,那么远的老家,他怎么可能来呢?

 他与她是青梅竹马的同学,十年前她差一点就嫁给他了。十年后如果再重逢,那将会是什么样子?她不敢再想下去。中午,电话又响彻耳畔,他真的来了!她拒绝过他的,可他还是执意要来。他说,“小时候,我穷,很多人看不起我。现在我有钱了,我一定要把我小时候的遗憾补回来,而你现在就是我唯一的遗憾了!”她听了心中很不是滋味,对他说:“你有不有钱,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语气忽然就软了下来说:“去你那,就想看看你,看看你十年后是什么样子?你不会连这点小小要求都不肯吧?”她无语,往事瞬间闪过她的脑海。儿时,那是怎样的两小无猜啊……

 他到了,在一个站台等她,她的内心一直在挣扎,见还是不见呢?手机的铃声,一阵紧似一阵,她已没有选择的余地。匆匆洗漱,走了过去,来到站台,她并没有见到那个十年前熟悉的影子。她拔打了他的号码,她竟然就在她的前面,她刚才与他擦肩而过,她没认出他,他也没认出她。弹指一挥间,十年竟这样匆忙。

 他说她比以前更漂亮,迷人了!而他呢,以前那个帅气羞涩腼腆的小男生早已经不见了,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和风霜。突然她觉得他好陌生,她好像根本不认识他。十年前的刻骨铭心,原来也能带着讽刺地让时间磨灭一切,然后是陌生,形同陌路一样的陌生。

他想拉她的手,像小时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样,他们曾经熟视无睹地在街上牵着小手一起看花灯。可是,她条件反射似的跳出很远,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小时候常常一起牵手的她,今天却不想让他牵到她的手。他一下子沉默起来,黝黑的脸上因为闷闷不乐而有点扭曲。周围一下子静了下来,静得只能听到他们一前一后的脚步声,空气仿佛在静止、凝固。
                                        图片

终于,他忍不住打破了让他们都尴尬的宁静,说:“难道现在我在你的眼里,真的有那么丑吗?连碰一下你的手,和我走在一起,都不行吗?”她笑了,很勉强,扭过头说:“别这样,让人见了不好!”

 她们就这样肩并着肩走着,都快十月了,南方的太阳依然炙烤着大地。她们穿过一条马路,走进了一个公园,他建议坐在椅上休息一会,她没有坐下来,而是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他。她问:“你今天下午走吗?”他默不作声,面带难色地望着她说:“我千里迢迢来看你,屁股还没坐热,你就是这样招待我这个远方的客人吗 ?”她无言以对,空气又开始了沉默。

在她们面前来回晃动着一对对热恋的身影。她看着他环抱着头,很难过的样子。他很无奈地望着她说:“十年了,十年我们才难得见一面,难道你真的这么快就要赶我走?我留下来,只想和你聊聊天,如果你仍看不起我,我走,但是我会很难过,难过到一辈子!”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十年前,她是不会让他受委屈,他也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她们会因为对方喜极而喜,悲极而悲的!她的心忽然痛了一下,她坐到了椅上,思忖了很久,才低着头对他说:“好吧!你留下来吧!”她是真的不忍心看他难过失望的样子。

夕阳倾泄无限温柔逐渐挪移轻轻的脚步。她选了一家川菜馆点了几样普通的菜。他就那样看着她吃,看着她轻轻抿着啤酒,看着她被酒精涌红的脸蛋。她开始与他谈童年趣事,谈校园的点点滴滴,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似兄妹一样的情感。她还记得,每次去他家,他都会帮她倒好洗脸水,挤好牙膏,给她洗漱,他会削一个最大的苹果给她,与她共喝一碗粥……她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的岁月。在她的心里,她一直记得这些,她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这些?她没有提起,已经十年了,她想她记得就已经足够了。

她还是像十年前一样,不想去奢侈和铺张,她只找了一个普通的房间让他住下。他开始滔滔不绝地与她聊了起来,气氛又回到了十年前。他们聊起童年趣事,聊起在学校的所见所闻,聊起这几年各自的变故。在他抑扬顿挫的演讲下,她忍不住咯咯地笑出声来。

夜深了,她不知不觉就趴在桌上睡着了。他从冲凉房出来,把她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十年前,他也是跟她睡在了一张床上,可是他们什么都没发生。那一晚,如果不是她执意不肯,她可能早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他就不会留下遗憾……想着,想着,他就无法控制自己低下头去吻了那一张美丽的脸蛋。朦朦胧胧中,她醒了,他却不愿再放弃她了,无论她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了。所有匿埋在心底十年的爱,在那一刻,在他的脑海,冲动了起来……

她望着睡在身边熟睡的他,她突然伤感了起来,坐在床头紧紧地蜷缩成一团。她算他什么呢?虽然他就睡在她身边,可她身边这个男人所有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他永远只是别人的丈夫。那一晚,她失眠了。第二天早上,他要走了,她送他上车,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她突然憎恨自己,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觉得自己在犯罪,她一直没打电话给他。唉!她叹了一口气,也许她们那一次见面原本就是一个错误。他又来电话了,他还是想跟她保持那一种忽明忽暗的关系。她说:“十年的感情,我们就在那一夜结束吧!”

 过年了,雪花飞杨,烟花漫舞,她们又在共同的亲戚家里重逢。他幽邃明亮的眸子里清澈似水,盛满柔情,痴痴地望着她。她慌乱地把眼神挪开,她看见他并不漂亮的妻子,正拉着他两个可爱的孩子,从屋里出来挽着他的胳膊,一脸幸福的样子,她的心忽然酸了起来。他爱她又怎样?她能像她那样挽着他的胳膊,在大街上行走吗?她能在白天向他撒娇吗?她能帮他生孩子吗?她能把他们的恋情公众于世吗?……

 她不能,他也不能,而他的那个她确能。她浅笑着,踏着雪花,让洁白的天使,洗刷她那一晚幼稚的灵魂吧!她将去寻找一个能让她挽着胳膊在大街上行走的男人。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