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

 
 
 

日志

 
 
关于我

于2007年业余写作,作品散见于《南飞燕》、《大鹏湾》、《打工族》、《西江月》、《江门文艺》、《西江文艺》、《东莞文艺》、《广州日报》、《衡阳日报》、《龙岗文艺》、《读者文摘》、《南方都市报》、《永州日报》、《人物画报》、《连环画报》、《丹荔》、《宝安日报》、《南城文艺》、《旅游 生活家》、《读者文摘》、《黄金时代》《吴江日报》、《湖南工人报》、《长沙晚报》、《海口晚报》、《中国电视报》、《农业科技报》等,并有作品在全国多次获奖。系东莞市作家协会会员。 现居深圳福田任《汉唐月刊》主编兼首席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与央视记者亲历采访的一天 走近他们 你会发现……  

2012-08-01 09:04: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他们

                   走近他们 你会发现……

——与央视记者亲历采访的一天

 

7月29日早上7点20分,接到央视刘记者的电话,问我到哪了?我揉了揉眼睛一翻身爬起来看下手机:该死,闹铃没响,昨晚从云浮出差回来凌晨5点才睡,今早上睡过头了。匆匆洗漱,带上一个梨子,背上包,风一样的出门。

      
与央视记者亲历采访的一天      走近他们 你会发现……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虽然是早上,但太阳还是很大,飞奔的我汗流浃背,脸上的防晒霜早被汗水弄花了。我不知道中心公园在哪?也不知道他们住在哪个酒店,只有在地铁口会合了。我从购物公园转到莲花村站,差不多到了,他们又怕采访误了时间到老街站会合。
图片

只睡了一个多小时的我,为了遮住熊猫眼睛,只好一直戴着太阳镜 。在打了N过电话才会合的我们,挤上了去双龙的地铁。曾经风靡媒体和社会的深圳捡童事件,今天我们前去就要找寻和挖掘出结果,采访能否圆满成功,大家都不清楚。


图片
       9点多钟找到了当事人的房子,但当事人不在家去办事了。在炎炎烈日下暴晒,我们喉咙冒烟,去美宜佳便利店买了几瓶水,只好站在店里等当事人。过了一个小时,当事人还是没有回来,刘记者开始扛着宠大的摄像机,在太阳底下拍摄事发地点,取景、摄物。
图片

随着摄像机一点点转动,刘记者在太阳底下换着不同角度和方位拍摄,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汗水打湿了他的衣服。于记者的脸上也全是豆大汗珠滚下来,这样的炎热天气,谁都受不了,可他们站在太阳底下竟然连个太阳帽都没有带。
图片

我很庆幸也很感谢我们公司老总给我们买了一个很小却仍然是高清的索尼摄像机。他们就不同了,摄像机几十斤,我才扛了一会肩就受不了。刘记者笑着说,不给你扛一下体验一下我们的生活,都不知道我们的辛苦。


图片

我也打趣了,我又不是什么城里小姐,俺也是乡下出来的,是大山里的孩子,这点苦还是吃得起的。正说着,小区保安跑过来不准我们拍摄,问我们是哪个单位的,心直口快地我说,中央电视台的!于记者马上制止我。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不能说,一说他们就往上级报告,到时采访会更麻烦。


图片
       拍摄完全景,他们找了个酒店吃饭。于记者笑着说,没钱吃大餐就吃套餐,单位只给了这么多餐费不能超支。我笑着说,这么穷啊,那我请你们吃吧!虽然我不是大老板,但我请你们吃个大餐还是吃得起的。于记者和刘记者一下子笑出声来说,不用你请了,开玩笑的,如果你真要请我,那就以后请我们吃海鲜吧!

 


图片
       在闲谈中,我们各自聊起了社会的一些新闻,像广州的托举哥,像“5、26”福田的顶包案,像去年的反扒英雄卢凌......于记者问我怕不怕路霸,敢不敢揭露他们?他还问我知道最近那条新闻“阁楼藏情人”的故事不?我滔滔不绝地与于记者说了起来。阁楼藏情人,24年,这是何等的勇气,何等的大爱啊!这种不见天日的日子,他们却过了24年。


图片

于记者突然眼睛一亮问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故事的?我哈哈大笑说,我几天前就看了,这全国的新闻啊,没有几个我不知道的!于记者转身对刘记者说,真厉害,我才昨天知道的,没想到她前几天就知道了!于记者又问我,你想去采访不?这个故事真有意思!我不知道昭通在哪?太远了我就不去了!在云南,是很远,你可能去不了!呵呵,那你去了告诉我不就行了!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话中,我们忘记了外面的大太阳,忘记了吃完饭马上就要去采访两位当事人。


图片

吃完饭,于记者又用电话联系双方当事人,一当事人约好半个小时回来,另一当事人电话一直打不通。一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去了事发地点与当事人见面。保安看着我们扛摄像机拿话筒的,即不准我们拍摄也不准我们进去花园小区。于记者话峰一转,委婉地说是当事人家亲戚直接进去了。


图片
       屏住呼吸,采访当事人一家人,我忙着在旁边拍照,做笔录,帮着拿架子,拿证据给刘记者拍摄,又是热晕过去了,拍摄时不能把风扇开大对着摄像机,要不然会有呼呼的噪音。当事人没有先前的激动,毕竟一年过去了,大大小小的媒体也陆陆续续采访过他们,见得多了也就不紧张了,不过在说到另一当事人上面,当事人还是激动到说不出话来。


图片
       走访另一当事人,电话打不通,无法取得联系。于记者记下地址,决定去她家亲自找她。烈日像火一样烤着我们,于记者拿着话筒,刘记者扛着摄像机,我抱着沉重的铁架子,一行三人找到了我们要找的地方。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还真不相信在深圳还有这样的房子,破旧的瓦坯,墙壁斑驳得陈旧失了颜色,像30年前的老农村。住房的居民们,用好奇的眼光打量我们,有眼尖年轻的小伙子,一看到于记者手中的话筒便高叫出了声,哇,中央电视台呢!也有人用不屑的眼光看着我们。


图片

我们一边走一边问,找到了48号却找不到50号,有好心的人告诉我们往哪走,也有人不吱声怕惹麻烦。我们就在一堆没有号甚至爬满南瓜藤的老屋一直转圈问居民们,但是一无所获,都说不认识这个人,也不知道50号在哪?我们三人像个失去平衡的稻草,找不到方向,更像个迷途的羔羊,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往哪走?


图片

有一条更小的路通向上面的房子,我问了一位居住的村民,她说没有阶梯,他们就是从这里上去的。直觉告诉我,我们要找的当事人应该就在这上面。顾不上穿着高跟鞋能不能上去,我还是费了很大劲爬了上去。


图片

第一间房子门开着,出来一位女人,她说不认识当事人也不知道50号在哪;第二间里面坐了一位老奶奶,我用粤语请问她和她交谈。原以为她年长,应该知道50号在哪的,没想到老奶奶的耳朵根本听不见。第三间不禁让我眼前一亮,站在里面的女人像极了当事人,只是一走进去,我还刚张嘴就直接被她轰了出来。


图片

这说明她就算不是当事人,也认识当事人或是她的亲戚,要不然怎么那么紧张的。于记者也和我一样,说她太像当事人了,怎么那么像的。我们继续往上走,终于听到有人说当事人的家就在上面那间。我们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正想往上走,却被两条大狗窜了出来一阵乱吠,吓了我们一大跳。即进不去当事人家里也看不到当事人的我们,从后门窗户敲门也没人答应。于记者只好拿出话筒采访周围的居民,大家一听说当事人的名字,都说不能说,不知道,这让我们的采访又陷了僵局。


图片

两条大狗还是一直在那狂叫,刘记者拿出摄像机把周围的环境给拍摄了下来,两条狗叫得更凶了。有几个手臂纹着刺青光着上身的青年,高高地伸出他肥硕的大腿对着我们说,我能上电视不,给我来个特写吗?我们三人互换了一下眼色,没有理会他们,继续我们的工作。就在我们打算要走的时候,当事人却出奇不意的出来了。


图片

她一出来就对着我们凶巴巴地说,谁叫你们来的?谁叫你们跑到我家里来的?是谁给你这个权力?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于记者连忙笑着回答她,我们是央视记者,想向你了解一下情况,也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图片

当事人一点都没有缓和语气,带着怀疑的态度质问我们,证件呢,拿证件出来我看看?就在她看了证件,确认了我们的身份后,才很不乐意地向前走,说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但拒绝摄像机对着她。于记者拿着话筒一边走一边跟她聊,刘记者扛着摄像机在后面跟着,我抱着还来不及收的铁架子跟着他们前行。


图片

终于在一个小巷子里面停下了脚步,完成了对她大难度的采访。当事人一听于记者说采访结束了,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而我们心头的石头也总算落了地。

这时过来一位老人,问我是哪的记者,要我帮他儿子伸冤。我要他跟于记者去说。对于一个已经尘埃落定的案子,派出所已抓到了一个凶手,就算我们是做记者的,那又能怎样?记者也不是万能的啊!


图片

采访结束已是夕阳西下,都被太阳晒成了猪肝色的我们,准备打道回府。刘记者看着提摄像机步履艰难的我,打趣地笑我说,怎么样,今天免费做了一天央视记者的实习生滋味如何?现在亲身体验了,这样你才能写出更好的作品。于记者也笑着对我说,惊险吧,有没有被吓倒啊?我确实还有些惊魂未定,以为这次采访肯定黄了,没想到在于记者软硬的变通下,竟然成功找到了突破口。


图片

在坐上回双龙的地铁上,我的脚痛了,人也很累,但比起于记者和刘记者确实算不了什么。我问旁边的刘记者,你们经常采访遇到这样类似的情况吗?刘记者说这还算好了,还有更恶劣的呢!坐在对面的于记者正在闭目养神,冷不防插上一句话说,今天还算最好啊,终于把当事人给挖出来,算是很成功的一次采访了。他的话音刚落,电话就想了起来,是一个恐吓电话。我无语。


图片
       为了大家聊天方便,我叫于记者坐我们这边来,于记者摇头笑着对我说,我坐这儿好,到时有老人和小孩没座位,我好给他们让座。还真应验了他的这句话,才过了一个站,就有个大人带小孩上来没有座位,于记者抱着摄像机的架子立即站了起来,把座位让给了他们。


图片

小时候,我一直崇拜记者,长大了也觉得记者了不起,自己也经常去采访过一些故事写成长长的文字发在全国各地的杂志。但那都是创业方面,积极向上,或是单方面能说清的事情,还没有遇到像今天这么复杂众说纷纭的大事件。和他们采访一天,个中的酸甜苦辣没有身临其境是体会不到的,对于他们,我除了佩服更多了一份敬意。


图片

在吃饭的时候,我们大家说起了各自的梦想。刘记者的梦想是拍摄最好的电影,于记者的梦想是让天下人全过上好日子。我笑着说,你怎么说话像毛主席一样的,毛主席的梦想是解放全中国,结果他做到了。于记者说,我也正在为我的梦想努力,我也会做到的。是啊,多么平朴又大气的梦想,让天下人全过上好日子,这可能不是于记者一个人的梦想,也是全天下所有记者的梦想吧!


图片

亲历了央视记者的采访,在平凡中感受他们的伟大,在无奈中感受他们的艰辛。在这里,我代表天下百姓,为所有为民请命的记者们说声谢谢,辛苦了!

 
图片

 

 

 

                      陈罡元撰写,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2012年7月29日写于深圳福田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