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

 
 
 

日志

 
 
关于我

于2007年业余写作,作品散见于《南飞燕》、《大鹏湾》、《打工族》、《西江月》、《江门文艺》、《西江文艺》、《东莞文艺》、《广州日报》、《衡阳日报》、《龙岗文艺》、《读者文摘》、《南方都市报》、《永州日报》、《人物画报》、《连环画报》、《丹荔》、《宝安日报》、《南城文艺》、《旅游 生活家》、《读者文摘》、《黄金时代》《吴江日报》、《湖南工人报》、《长沙晚报》、《海口晚报》、《中国电视报》、《农业科技报》等,并有作品在全国多次获奖。系东莞市作家协会会员。 现居深圳福田任《汉唐月刊》主编兼首席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亲爱的的老婆,回家吧!发表于2011年〈〈江门文艺〉〉6月下  

2011-06-04 18:2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爱的的老婆,回家吧!

 

亲爱的的老婆,回家吧!发表于〈〈江门文艺〉〉6月下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亲爱的莲:

      

请允许我这样叫你,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我不知道分隔数年的你我,在以后的日子里,你还记不记得曾经和你相濡以沫,双栖双飞的老公?可是在我的心里,昔日的点点滴滴,你的音容笑貌始终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你就忍心看着我日渐为你憔悴的容颜?你就忍心看着十四岁的儿子被别人笑他没有妈妈?

 

还记得你刚嫁入我们家的时候吗?我们是多么恩爱啊!夫唱妇随,一起下田插秧,一起翻地种庄稼。田里,土里都洒下了我们甜蜜的笑声。后来,活泼可爱的儿子出生了,我沉浸在做父亲的喜悦中不能自拔,爸爸妈妈开心得如初春的画眉,乐个不停,那是一段欢快的日子。只是不安于现状的你,说在家带孩子太闷了,竟然跟村上的其她女人搓起了麻将,这样码起围城的你,有时把碗一扔下就走,有时干脆把孩子往他奶奶手里一扔,整天连个影都见不到。不知道以前那么勤劳的你,怎么一下子见到麻将,就不是你了呢!家里饭没人煮,锅冷灶凉,我从地里挥汗如雨回来,还要自己生火做饭。有时,我真的恨不得把你从麻将桌上揪下来,给你两个耳光。但是我没有,我看到活泼可爱的儿子,你毕竟是儿子的妈妈,我下不了手打你,我怕伤了你的心。

 

没想到我一度的忍让,倒纵容了你更加肆无忌惮的赌瘾。你隔三贫五的问我要钱,问爸妈要钱,编各种各样的理由,其实我们都知道你拿去赌了,可是我们没有揭穿你,指责你,只希望你有自知之明,能醒悟过来。事情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你不但没有醒悟过来,而且还变本加厉,渐渐地由昔日的纯朴变得爱慕虚荣。你把头发拉了又烫,烫了又拉,衣服是买了一堆又堆。爸妈说你两句,你就说爸妈是老古董,不知道赶时髦。真的是那样吗?以前你是多么贤惠和朴实,可是我从你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你从前的影子了。我忍不住说你两句,你就和我吵个不停,我希望儿子快快长大,我想等儿子长大了,你也许就会收剑一些了。只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些闲言碎语随之飘进我的耳朵,起初我听之任之,以为你不是那种人,你怎么会是那种人呢?

 

有一天隔壁邻居跑来说你在赌钱的时候,借了一个男人的钱输光了,你没有钱还,便跟着那个男的挤上了一辆去县城的公交车。我将信将疑,但不得不       跑去探个究竟?我的天啦,原来真的是你,后面还跟着一个男人,我羞愧地把你拉下车。我握紧拳头高高地杨过你的头顶,正想落在你的脸上,可看到你怒视我的眼神,我的心又软了。你喋喋不休地骂着:“你打啊!有本事打死我?你没钱给我打麻将,难道你还不允许别的人借钱给我打麻将啊?”我的心崩溃了,在那一刻我丧失了所有做男人的尊严。我开始留意你的去向,可能是因为你在家呆腻了,突然说要出去打工,我知道我留不住你的,只好忍痛把你送上去福建的列车。我当时真的恨自己没用,竟然没有留住你。你这一去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半年才打电话回来说你病了,要我寄钱给你看病,我好担心你,按照你说的地址寄了八百元。可没过几个月又要我寄钱,我寄了三百元!邻居说别人在外打工都向家里寄钱,你怎么还往外面寄钱?我觉得也蹊跷,可我还是包容你,来来回回寄了好几次。这一晃就是二年,二年你没有寄一分钱回家,也没有打电话,只是在打电话要钱的时候,偶尔问问儿子。

 亲爱的的老婆,回家吧!发表于〈〈江门文艺〉〉6月下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莲,你在外面真的苦吗?如果真的很苦,为什么不回家呢?你怎么忍心不回这个家!每当儿子天真地问我:“妈妈在哪?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不来看我?是不是贝贝不乖?妈妈不要贝贝了?”面对儿子稚嫩的声音,我不知道该怎样向他解释。为了儿了,我决定去福建把你找回来,等我千辛万苦找到你时,厂里的一个大姐竟然说你已经不在那了。我不信,便蹲在那从早上到晚上都没有移动脚步。谢天谢地,就在夜幕垂帘的时候,我见到了你那熟悉的身影,我激动地跑去过抓住你的手,任凭你怎么甩手,我都不放。你把我带到出租屋里说的第一句话让我目瞪口呆:“阿辉,我们离婚吧!”我强忍着眼泪没有流出来,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当时,我的心似被重锤敲了一下疼痛,我转身就要离去。也许,是你动了侧隐之心,也许,你骨子里对我还有感情。你竟然抱着我哭了,我知道,在那一刻你还是善良的。

 

我在你那呆了两天,我硬拉着你回家了,你说你身体不舒服,我又陪着你去医院看病。我们有说有笑,幸福又洋溢在我们的身边。可是,一连串的电话,打扰了我们的平静,我想看个究竟,你慌乱地把手机号全删了,我知道你一定有事瞒着我。才过了几天,你就座不住了,像热锅上的蚂蚁吵着要出去。我知道拗不过你,还是眼睁睁地望着你上车的背影叹气!后来,堂妹打电话来说,有一个男人老是去约你吃饭,我的心凉了半截。

 

时间过得真快啊!莲,我亲爱的老婆!又是四年了,在这四年当中你没有寄过一分钱回家。有时,还是在佛山打工的我向你寄钱。儿子已经十四岁了,上初中了,他多想见见自己的妈妈啊!多想吃妈妈做的可口饭菜。可是,在哪呢?这几年,你连一个固定的电话和地址都没有。莲,你难道忘了你生贝贝时的辛苦吗?你在医院难产,大喊大叫,好不容量才下生下了贝贝!为什么?现在又不要他,不想他了呢?我真的恨你,恨你的自私,恨你的无情,恨你的背叛。我想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了。特别是村里的那些大嫂们,一看到我就指指点点,说老婆不要我了,憨厚的我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呢!错的不是我,为什么要我来承受?

 

我患了胃病,回家休养。你的娘家人,哥哥、嫂嫂、姐夫都对我很关心,照顾,陪我去医院看病。你有这样通情达理的亲戚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叫我怎么去恨你,他们都叫我原谅你!莲,我亲爱的老婆,回来吧!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我很想恨你,但是看到儿子,我确恨不起来了。家和万事兴,我不想让儿子怨恨我说赶走了他的妈妈。

 

人非圣贤,熟能无过!人非草木,熟能无情!想想我们以前的点点滴滴多幸福啊!莲,亲爱的老婆,请你记住,在我们江西老家有一扇门永远为你开启,门里面有一个永远爱你的男人辉,和一个天天想你的孩子。

                                       老公    阿辉

                                    2010-12-21日于江西抚州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素未谋面的读者打电话来要我帮他写的,他说他经常看《江门文艺》希望能在江上看到这篇文章,从他断断续续的电话中我看到了一个男人的无奈和大爱......自古多情空余恨,唉.......

没想到这篇文章真的在江上登了,这也如他所愿了,希望在我寄样本给他的同时,他能惊喜,心里能得到小小安慰.....

 

 

 

 

亲爱的的老婆,回家吧!发表于〈〈江门文艺〉〉6月下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