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

 
 
 

日志

 
 
关于我

于2007年业余写作,作品散见于《南飞燕》、《大鹏湾》、《打工族》、《西江月》、《江门文艺》、《西江文艺》、《东莞文艺》、《广州日报》、《衡阳日报》、《龙岗文艺》、《读者文摘》、《南方都市报》、《永州日报》、《人物画报》、《连环画报》、《丹荔》、《宝安日报》、《南城文艺》、《旅游 生活家》、《读者文摘》、《黄金时代》《吴江日报》、《湖南工人报》、《长沙晚报》、《海口晚报》、《中国电视报》、《农业科技报》等,并有作品在全国多次获奖。系东莞市作家协会会员。 现居深圳福田任《汉唐月刊》主编兼首席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勤手撑明天>>发表在<<江门文艺>>的原稿  

2009-07-22 20:5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勤手撑明天发表在<<江门文艺>>的原稿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勤手撑起明天
                        
                                                                                                      一   柳州,狗美人更美 
    
        1999年,十七岁的我乘上了去柳州的列车。柳州的街道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街道两旁的小吃店让人垂涎三尺。尤其是吃米粉,放些花生米,豆,酸菜,辣椒酱,上加一个荷包蛋,味道鲜美极了!早上,一些腰如杨柳的靓妹妹们,骑着自行车,三五成群地乐着、笑着去上班。她们怀揣着毛绒绒的哈巴狗,雪白、雪白的,探出头来,圆溜溜的大眼睛,美丽又可爱。它的主人们就更可爱了,高挑纤细的身材,活脱脱似一朵出水芙蓉的美人儿,叽叽喳喳,光鲜又靓丽。我白天在糖厂上班,晚上就去广场看电视,或者是去老乡开的酒楼学习柳州话。初来窄到,新鲜事多多,看也看不完,有黄头发的、蓝眼睛的、高高大大的外国人。如果不是糖厂的工资低,我可能还会呆在美丽的柳州去游风光旖旎的桂林山水。
 
                  
                                                            勤手撑明天发表在<<江门文艺>>的原稿 - 宇孛孛 -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二   东莞,流浪的故乡   
   
         2000年,我在县城的毛织厂学会了织机。2001年,我与姐妹们坐车去了东莞,车没到站就把我们扔了下来。一个手拿木牌的黑瘦男人叫我们上车,有两个姐妹上去了,我和秀见车没牌号没有马上上去,没想到黑瘦男人竟然下车岂图把秀抱上车去。秀拉紧我的手不放,我慌忙抓紧旁边一个大酒楼的门卫不放,我多想此时的门卫能帮帮我,可他确一声都没吭。我大喊,打人了,黑瘦男人拿着木牌就要打我,被一个开摩托车的人喝住了。总算有惊无险,可我们带的吃的,却洒满一地,踩烂了。东莞的街道繁华似锦,霓虹闪烁,各种风味小吃,就有尽有。摆书摊的,卖早点的、卖夜宵的、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天冷了,我们去溜冰;热了,我们就去游泳池游泳。晚上去舞厅唱卡拉OK,要不扎进书城津津有味地翻阅徐志摩的诗集。东莞的人信佛,他们当地都有土地庙,逢初一十五都要烧香,放些水果祭拜的。还有那一串串旋螺式的昙香,燃起来,幽幽的清香泌入心脾,心旷神怡。一到过春节,庭院前前后后都放有菊花和金莲桔,上面挂满红包,似聚宝盆一样闪闪发光,喜气洋洋。雨水多的时候,荔枝便宜,我们吃饱了还兜着走。
        我们在小厂做了一年,工资不高,我们就跳槽。考了几间大厂,进了其中一间,厂规太严了,车间是空调,很多灰尘都在空中浮着,我一点都不习惯,做了几打货,男老乡跑了。我们几个女孩子舍不得衣服和被褥,便等寝室长睡熟了,偷偷摸摸把衣服从窗户下扔下去,第二天再去捡。有一个女孩子,她干脆一次穿6件衣服,6条裤子,大热天的、还裹条毛毯出来,把她热得汗流夹背,我们也无可奈何的笑开了。只是我们的身份证全被押在厂里了。出了大厂,又进了一个倒霉的小厂,帮老板做了两个月,不但分文没给,还把全厂的人赶了出来。几个胆大的男孩子找老板理论,老板不但不给还打人。而且老板还把他在公安局工作的儿子喊来助威,我们只好作罢!到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家厂就是黑厂,把新员工招进来做两个月,不给一分钱,找个理由全炒了。唉,谁叫我们是打工的!通过一波三折,我终于进了一家好的小厂,小厂的老板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上班又自由,可以任意玩耍。老板娘又经常帮员工买肉,买蔬菜,我在那做了二年。感觉与家一样,其乐融融!
            
                                                                                             三 深圳,人才挤挤的都市
   
        2003年非典,戒严,我在家学了电脑;学了办公自动化;学了美术设计。又在老师那买了一台电脑,在家自学3D。我村上有一个大学生是学土目工程系的,我在他那借电脑书籍拿回家自学。我自以为我的photoshop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便去深圳人才大市场找工作,那里人才挤挤,前去应聘的全是大学生。我应聘了几家设计师,他们要求看作品,要我当场用笔素描一个物件出来,没有素描基础的我,只好打退堂鼓。有一家电话厂,年薪20万,要我设计一部电话图形出来,他们七八个人围着我,我不敢用3D,用photoshop画了出来,额头直冒冷汗。老总又拿了一部摔烂的的电话机给我画出来,这次用photoshop就困难了,我好不容易画了出来,老总说没立体感。
       没做文员的时候,以为文员清闲,跟单文员工资要丰厚点,我就去应聘跟单文员,可工资不是很低,就是厂里的条件差。有一个厂正在招总经理助理,熟悉photoshop者优先,我如愿前往。厂似台资企业,我刚进办公室就考了一个非A4纸的表格套表格打印,我用了十五分钟,顺利过关。一位小姐叫我到另外一台电脑调了一个青蛙底图,我稍微修饰了一下,复制了一个青蛙倒影,做了一个水波纹,本来还想做到更漂亮点,可旁边的那位小姐就高兴地大叫,可以了!可以了!太漂亮了!我被她引荐到总经理办公室,总经理问我要多少钱一个月,我开了1800,而和我一起去应聘的那个女孩子只开了1000元,还是英语6级以上的,令我哭笑不得,最终我还是没去那家厂上班。第二天,我在人才市场又碰到了那位漂亮的人事小姐,人事小姐说,我的工资开得太高了。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一个有好几万人的厂,招个经理助理1800还高,我看打工的人没法活了。我陆续去应聘了几家厂,高的工资1500元,低的800元,聘得我都没信心了。在人才市场,还有很多应届的大学生,没有找到工作,在那里哭泣的!其中有个瘦弱的女孩,声音特别小,她是用哀求的口气求那位人事先生的,可他却毫不留情地说她没经验。我看她只不过是去应聘一个晒版员,工资才六百元。唉,这么低的工资,我就不相信一个大学生连这个活都干不了!可人家就不要她,有什么办法呢!我看到女孩的眼泪都出来了。
        求职难,遇伯乐更难!我不想坐车去四处奔波了,我进了观澜一家包装厂,工资1200,加班另计。上班的第二天,我去了生产线,想熟悉一下产品种类。没想被老板撞个正着,质问我是谁派来的奸细?我下子僵在那,有点不知所措。人事文员匆忙过来解释,还把他的厂服披在我身上。可老板确怒气冲冲跑上二楼,问她们是谁批准我进工厂重地的,没有一个人敢承认了。我迅速站到老板面前,把刚刚配来的宿舍钥匙“啪!”的一声放在桌上,一字一句地用粤语对老板说,是我自己去的,有什么了不起,我不干了!说完,我杨长而去。当穿过黑不溜秋的宿舍,我的眼泪就簌簌下落。虽然我是打工的,但我也有我的尊严。
        下午,我进了龙华一家公司做跟单文员,月薪1500元。在那里我只做了几个月,天天看着英文,拿着尺片,一个名称、一个名称地往下看,把数量相加,打印出来给员工生产。晚上出货的时候,还要打并框表,出货清单,如果错一件,就得自己掏钱买下来,最麻烦的就是星期六和星期天,别人公司放假,我就得自己预备订单。订少了要加,多了就难减了!而且有时货车10点钟出海关,我们跟单的就要10点多钟才下班。公司的产品都是远销国外,对质量的要求相当高,而我们跟单的神经整天绷得紧紧的,晚上两天钟都睡不着觉。可她们还要勾心斗角,我离开了那家公司,又去了东莞进了一个小厂。小厂很自由,老板娘既年轻又漂亮,她经常跟我开玩笑,厂里的员工都有煤气灶,都是自己开火煮菜吃的!晚上厂外面很热闹,我们又不要加班,天天同姐妹们不是辣得热火朝天,就是唱得开怀大笑,要不就搬一箱梨子回宿舍打牌。我是很少打牌的,我喜欢看杂志,泡网吧!兴致来的时候,把成语字典放到机位上边看边背,要不一心两用,一边拉机,一边写诗。当我看到自己的豆腐块在八九杂志上都有发表时,心里不禁沾沾自喜,同事们都笑我是美汇厂的女秀才。俗话说得好,活到老,学到老,我哪配呢!
          
                                                                                      四  中山,世界灯饰的天堂
     
       去年,一个朋友突然来电话了,要我去中山做记者。和我同去的还有好友梅,她是去做文员的。车驶过虎门大桥,路两旁挺拔的树木,郁郁葱葱,碧绿的叶子翩翩起舞,摇曳多姿。进了古镇,到处都是灯的海洋,璀璨夺目,金碧辉煌,太漂亮了!有亮闪闪的水晶灯,五颜六色的昆虫灯、吸顶灯、读书灯等等。我不禁“哗!”了一声,凝似到了人间仙境!陶醉在灯的天堂。朋友来接我们去了外海大桥玩,绿草茵茵,我们座在海边大酒楼一边吃着海鲜,一边看大轮船“嘟嘟!”由远而近地驶向对面,微风轻轻拂过脸颊,丝丝清凉涌遍全身。许多不同肤色的外国人,都涌进古镇的大街,走访各家光彩夺目的灯饰店,与门市小姐讨价还价。沐康科技公司的大老板要我在他公司做营销经理,我没答应。他从包里拿出一千元扔给我和梅说是给我们买日常用品,我执意不要,梅接了。俗话说得好,无功不受禄,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我不想欠人人情!自始至终大老板可能都不知道他那一千元,我没拿一分一豪。不过,梅也没用,在坐摩托车的时候掉了。
        去公司报到的时候,在十三楼,是古镇最毫华最高的一幢楼房只是公司新搬迁的有点简陋,窗户没窗帘太阳直射进来,每个人都晒得黑黑的,那些业务员正在培训。和我一个宿舍的大姐要我帮她派发报纸,第一次这样,感觉自己很别扭,再看看同事们都这样,心也豁然开朗。对于写文章我不难,对于灯我就是外行了。老总捧来一大堆书要我先熟悉一下灯的配件,我看了两天,就熟记了灯的种类。老总又开始叫我看营销碟,那些业务员看得津津有味,而我又不是跑业务员的,再说,那碟我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看过了,索然无味。这样又过了几天,我按捺不住的急性子,就问老总究竟要我做什么?老总说条件还不成熟,要我先把杂志设计一个方案出来,写上卷首,做个人物专访。我去朋友那把他一柜子的书都翻阅了,还去书店看了很多关于灯的书,做了几个自己理想的方案。可老总确直皱眉,说我的方案没针对性。她开始要我照葫芦画瓢,跟别人的杂志一样去设计,我想,完了。自己创办的杂志,确用别人的风格,一点特色都没有,肯定没有竞争力。我开始搜寻LED的资料,和一个电器工程师一起去人才市场搜寻LED的厂家。回来后,我俩做了一个完整的方案。老总说容她再想想。朋友问我学到什么没有?我说灯的市场我并不了解,没想到,第二天朋友一个电话就让老总把我调去跑市场了,这下可真苦了我了。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厂里包住不包吃,我去外面跑市场的车费和生活费都得自己出,不像同事们都是本地的,他们都自己有摩托车。我每天迎着烈日,去见每家公司的老板,善心的和你聊两句,恶意的刺耳的话就难入耳了。当古镇四周所有老板的名片都被我搜集并熟悉时,老总确又把杂志改成报纸了。她反复无常的主动令我一点信心都没有。有一次,几个搞建筑的民工,围着我嘻笑,吓得我一下子跑开了,泪水溢满眼眶。中山公交车少,摩托车多,我和梅上班的地方相隔一座桥,座摩托车来回要十多元。开摩托车有坏心眼的,到了我宿舍还不停车,说话也放肆,直到我用粤语骂他,才悻悻离去。晚上,梅的大老板请我俩打球,我不想去,又不能得罪他。他把我俩带进一幢大酒楼,进了一间包厢,要了四箱啤酒,又进来了两个男孩子,上了些瓜果之类就叫我俩陪他们喝酒,梅喝了一杯,我滴酒未沾。大老板很生气,质问我为什么不饮酒?我推说喉咙不舒服,他起身就走,我说你的酒不浪费了吗?他怒气冲冲地说:“扔了,浪费怕什么,反正我有的是钱!”我听了就窝火,有钱又咋样?谁稀罕! 
        第一次采访,遇到一个珠光宝气的小姐,是开男士美容院的,要我帮她写篇报道。相约见面后,她就言语犀利,说我形象可以,打电话的语气太快,还得修炼,修炼。我看她咄咄逼人的架势,本想与她针锋相对,可是因为我的工作,我必须得笑容满面地对她笑着。也许,人在江湖真的是身不由已。 我无意中与一位大公司的老总成为了朋友。有几个跑业务的大大咧咧要跟我去,可门卫连门都不让她们进,我只好拿着老总的名片带她们进去。一进门,胡总就怨我说,你们做记者的,好事做尽,坏事做绝!我是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我认识了一个开鞋厂和灯饰厂的老乡,对我非常热情,天天开小车来我的公司等我下班。带我逛公园,上酒吧、去书店、陪他去收账。并介绍我认识很多商界大老板。有时,我刚放下碗,他又带我去赴宴,忙于应酬,还故里喝。对于一个文质彬彬大学中文系的男人,从一无所有到身价千万,不禁令我肃然起敬!对他的帮助,我非常感激,当他是大哥。有一天,他要我辞掉工作,帮我开公司,逢人便说我是他女朋友。,如果我的幸福会换来别人的痛苦,我宁愿放弃。
       公司的业绩一直没有上升,来的来、走的走,那些跑业务的都三个成群,四个成堆地躲在公园玩,我帮一个客户设计了家具和灯饰放在一起,做成了一本非常完美的画册。可报价的走了,副总乱报,一本书差价高了一倍,谁还做呢!等到发工资,又少发了两百元,大家都同老总吵,差不多都跑了。第二天我冒雨去中山商报应聘,填了表格,把我分在新闻系。一个新闻系的总管才2000多,还不包吃,有什么前途呢!我满腹心事的离开了,刚出公司不远,老总就开小车追上了我,送我回了宿舍。上午我在睡觉,电话就响了,是催我去上班的。中午,老总来电请吃饭,我把去中山进货的堂哥也拉上了。我问老总多少钱一个月,他说1500,三个月后再加,而他也才2000多,我想再加也不会高过2000了。唉,圣人为五斗米折腰,现在文人为三斗米都要折腰了。我的心情不好,便去了沙溪朋友那吃烧烤了。没想到东莞以前厂里的老板来电话了,叫我回去,工资和奖金全部给我。临走的时候,他们都留我,我累了,不想再周旋了,我怕自己会学坏。唉,磕磕碰碰,去中山时我带了1800元,回东莞时还是1800元。吃一堑长一智,我毕竟学到了很多东西。最难忘的就是那个拍影视的小妹妹,拿着拖布跳“恰恰”,活泼、靓丽、又可爱。
        回到东莞,领了2000多元,白天上八个小时,晚上又不用加班,一个月上了1000元不用扣伙食,还补助百分之十的奖金。年尾补车费1000元。既轻松又自在,何乐而不为呢!人不管做什么工作,快乐才是最重要的,有时一个几千万元的老板,还不如一个几百元钱一个月的清洁工快乐!钱还是自己挣舒坦。
        知足者常乐,我的选择,我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