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

 
 
 

日志

 
 
关于我

于2007年业余写作,作品散见于《南飞燕》、《大鹏湾》、《打工族》、《西江月》、《江门文艺》、《西江文艺》、《东莞文艺》、《广州日报》、《衡阳日报》、《龙岗文艺》、《读者文摘》、《南方都市报》、《永州日报》、《人物画报》、《连环画报》、《丹荔》、《宝安日报》、《南城文艺》、《旅游 生活家》、《读者文摘》、《黄金时代》《吴江日报》、《湖南工人报》、《长沙晚报》、《海口晚报》、《中国电视报》、《农业科技报》等,并有作品在全国多次获奖。系东莞市作家协会会员。 现居深圳福田任《汉唐月刊》主编兼首席记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卖油饼的老人 发表于<<大鹏湾>>  

2008-01-20 10:5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卖油饼的老人 
  一个下着大雨的早晨,我撑着雨伞去厂对面的饮食店吃早餐。
  在饮食店的旁边,我看到了一个正在炸油饼的老人。老人大概五六十岁左右,满脸的皱纹显得有些苍老。
  他正在一心一意炸着油饼,直到油饼塞满油锅上面的铁栏子。他才停下手,并焦急地用眼睛打量着过往的行人。
  也许,是老人的油饼炸得不够亮。
  也许,老人是新搬来的吧!
  半个小时过去了,在那些晃动的雨伞中,竟没有一个人去买老人的油饼。
  雨越下越大,似黄豆般狂肆地面。许多在路边摆摊卖早点的,和过路行人都找地方避雨去了。而老人只略微动了一下身子。由于他那把破旧的太阳伞刚好遮住锅炉和凳子,他只能站在伞的边缘,雨水顺着他那花白的头发从衣领后面往下滴......
  倾刻间,老人的衣服湿了。可他还是抬头用眼睛死死地盯着地路面。
  我的心竟然莫名地涌上一阵酸楚。来不及细想,我便掏钱买了老人十个油饼。趁老人用胶袋装油饼时,我便与他搭讪起来:“大伯,您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出来卖油饼?您看您的衣服都湿成这样了,小心着凉!”老人递过油饼显出一脸的无奈说:“有哈子办法呢!家里有两个娃在念书,一个读高中、一个念大学。老伴身体又不好。我不出来不行啊!唉,这年头外面的钱也不好挣啊......”
  提着油饼,我走在回厂的路上。可老人仍湿漉漉地伫立在他的摊档前,卖那些剩下的油饼。
  我的心忽然间掠过一丝伤感,眼圈也开始潮红起来,双眸噙满了泪水。
  我想到了我的父亲,想到了全天下为儿女奔波劳碌的老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