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

南来北往走西东,看得浮生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清明怀母发《彭城晚报》、《塘厦报》

2018-4-19 0:18:32 阅读5 评论0 192018/04 Apr19

题 记

母亲常说吃不穷,穿不穷,打算不好一世穷;苦不怕,累不怕,好吃懒做才可怕......

年年清明,今又清明,我又是多么地怀念您,我的母亲…….

七岁的时候,母亲就叫我煮饭、捡柴,下田插秧。有一次,母亲买回一条十斤重的鱼叫我学着去杀,母亲说女孩子不会做家务,不会煮茶饭,将来有了婆家会让人笑话。

我和哥上学的时候,家里一直很拮据,外婆常年累月卧病在床,父母的身体也一直不好,他们只能靠土里,山上变卖一些东西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每到我与哥交学费的时候,父母便会起早贪黑从山上运些松树,竹子去县城卖。

母亲虽不识字,但对我们却管教甚严。每次纳着鞋底的母亲,经常陪着我们挑灯夜读。就在高考那年,哥哥以三分落第,一向疼爱哥哥的母亲一下子老了。母亲拿起一根大竹条狠狠地抽打哥哥,第二年,复读的哥哥终于考上了大学。

时间如白驹过隙,我与哥哥大了,母亲却老了。我谈了一个远方小我六岁的男友,母亲坚决反对,后来终因男友爱赌而分了手。与男友分手的那段日子,母亲总是絮絮叨叨相劝于我,只是母亲却更疼爱我了。

有一次,我要外出打工,母亲突然用油炸了好多糯米粑,由于天冷糯米粑结冰,放到锅里怎么煮都不熟。我对母亲说:“妈,用水先泡起来吧。”结果全黏住一团,母亲心痛地说:“妈知道你爱吃,特意为你做的,没想到这天气,却这般浪费。”

发《彭城晚报》

每年播种种菜,母亲都会把我喜欢吃的青菜多种些。每次隔壁邻居问母亲:“安秀,你今年又种这么多白菜,吃得完吗?”母亲便会很开心地回答,吃得完,这菜我家罡妹子喜欢吃!其实,每次都没吃完,身在外地的我,也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回家几天。

作者  | 2018-4-19 0:18:32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难忘那天的那男孩发表于《南方燕》杂志

2018-1-4 23:31:53 阅读36 评论0 42018/01 Jan4

一次巧遇,我与男孩从同一间公司应聘出来,我倚在在树荫下躲避炎热的太阳,男孩主动与我交谈起来。他嘴角微翘,微笑的脸上镶了两个浅浅的酒窝,白衬衫的腰际间挂了一大串钥匙,整个人显得飘逸洒脱。

第一次去平湖,想四周看看,男孩乐意陪我前往,并跑去对面的商店,买了两支矿泉水,递了一支给我。我们沿公路偏右的小马路一直走着,凉风习习,绿草如茵,我贪婪地吮吸着那淡淡清香,愉快的心情,让我忘记了头顶的炎炎烈日。男孩就不一样了,他咕噜咕噜两下就喝光了整支矿泉水。

路越走越远,路上除了我们便无其他行人,我们不知马路通向何方?更不知离站台还有多远?时近中午,太阳似火球一样炙烤着大地,没撑伞的我感觉自己似一张被烤焦的烙饼,整个人仿佛在燃烧,衣服被汗水渗湿了一大半。

望着那支还在向外渗水珠的矿泉水,冒烟的喉咙拼命地咕了几声,我多想将它一口气喝光,但我看到了男孩那张黝黑的脸和马路两边的丝茅,还有那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公路,人心隔肚皮呀,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他在水里放了迷药,把我身上的钱财洗劫一空怎么办?我不寒而栗。他却和颜悦色地催我:“你再不喝就热了!”我故作轻松地微笑着回答:“我不渴!”

             发东莞文联《南飞燕》杂志

走了半天,还是不见有站台和小店,我索性把矿泉水递给了男孩,只见他一下子喝了个底朝天,并欢呼雀跃地与我侃侃而谈。又走了几里路,我们终于到了一个热闹的集市,集市有个糖水店,他建议去喝糖水,口渴到要晕了的我,真是久旱逢甘露,一下喝了好几碗。

可能是热冷交至,刚走出糖水店没多远

作者  | 2018-1-4 23:31:53 | 阅读(3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泪奔)哭泣的玫瑰发《大鹏湾》杂志

2017-12-16 21:44:36 阅读21 评论0 162017/12 Dec16

酒,醇香,男孩女孩对饮。

女孩挑起幽邃的眸子问男孩:“你什么时候,才能对我一心一意?”男孩嗫嚅,蚕眉紧锁着回答:“我本来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何时温驯过!”沉默。两颗晶莹的泪珠,从女孩那双丹凤眼悄然滑落。

女孩涨红了脸,似一朵绽放的桃花,柔柔地问:“你难道,难道就不能为了我而放弃她吗?”男孩未吭声,酒饮了一杯又一杯。女孩颓废地扶着桌沿站起,摇晃着娉婷纤细的腰又问:“难道我们三年的感情,还抵不过你和她一个月的时间?”

           发于《大鹏湾》杂志

男孩用双手掬了掬了额前的刘海,满脸的无奈和不屑说:“她怀孕了!”“什么?”女孩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肠胃的容纳物一阵翻滚,吐了一地。男孩微微移了移身子,酒杯在手中颤抖。

男孩背过脸,不敢正视女孩,唇齿翕张着对女孩说:“我们分手吧!你去找个好的。”女孩绝望地泪流满面,她欷嘘着一字一句地对男孩说:“你说过,我们要像玫瑰一样,惺惺相惜、相亲相爱、相互携手。我会证明,证明给你看,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最爱你!”

女孩垂怜楚楚、踽踽地出了门,柔弱得如夏日的杨柳,雨打的花瓣,婀娜得摇摇欲坠。剩下男孩呆若木鸡地愣在那,杯里盛满了他一颗接一颗滚下的泪水。

“砰”地一声巨响,男孩从窗户看到女孩那飘如落叶一样的身体,从五楼坠落于地。血,殷红,似殘阳的泪,染红了异乡的梦,染红了女孩那色彩斑斓的十九个春夏秋冬。

痛,似利刃一样划过男孩的心脏,男孩晕厥过去。躺在洁白的病床,男孩的妹妹哭着问男孩说:“哥,为什么,你不告诉她事情的真相?”男孩悲痛的泪

作者  | 2017-12-16 21:44:36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发北京《旅游生活家》杂志

2017-12-16 20:38:16 阅读23 评论0 162017/12 Dec16

未去观音山,却早有耳闻,经不住我一再邀请,父亲从湖南远道而来奔赴东莞,与我们一起去领略神奇而美丽的观音山。

一座城门,古香古色,富丽堂皇,上面插上了五颜六色的红旗,不禁让我想起电视里武侠小说的古城城门,而如今我与父亲就站在他的脚下。这就是传说中的观音山,百闻不如一见。过了城门,观光车如一条柔滑的蛇,带着我们在陡峭的路上呼啸驰奔。戴着鸭舌太阳帽的侄儿,调皮地在观光车上一路欢呼。

观音山景点林立,一步一景,有逶迤跌宕的自然瀑布群,有落差三百八十米的仙泉飞雪,我们一边爬山一边赞叹。初上五百米的菩提径,六百六十六级的阶梯,弯弯曲曲的往上延伸,一眼望不到顶。

              发北京《旅游生活家》杂志

登完最后一级阶梯,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气势宏伟的观音广场,在观音广场上,我们的视野及其开阔,既可鸟瞰樟木头全景,又可远眺惠州、东莞、深圳的璀璨夜色。站在观音广场的十八罗汉林列两排,惟妙惟肖,在广场的中间,还有一个古香古色的大香炉,插满了大小不等的香烛,游客们正在顶礼膜拜。

在这里,我们还看到了,全世界最大的花岗岩观世音菩萨雕像,雄踞观音山顶。净高三十三米,重达三千多吨,是由九百九十九块零点五到八吨不等的福建薄田优质花岗岩拼装而成。雄伟壮观,雕刻精美,风格典雅,栩栩如生,是不可多得的极具盛唐风采的石雕艺术精品。

在佛像的脚下,是由青青的小草密集地挤在一起形成了四个大字:“阿弥佗佛”,庄严而肃穆。旁边那五颜六色的宫殿:送子观音、大悲殿、财神殿,袅袅梵音如行云流水,又如莺声燕语,娓娓动听,洋洋盈耳;

作者  | 2017-12-16 20:38:16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儿时,为了给我们凑齐学费,每次赶集,父母都会从自家山上砍竹子和树木去售卖。放暑假的我,自然也被列入其中。

从老家到县城,有十余里,每次背着杉树,泪如雨下的歇歇停停赶到集市,都到了中午12点,买树的商贩们早走了。我们只有赶去第二个卖树的集市。

发《南方都市报》

8月的太阳,似火球一样炙烤着大地,从城头到城尾过了一条马路又一条马路。又热又累又渴又饿的我忍不住问母亲:“妈,还有多远啊?我背不动了!”母亲回过头,用衣袖抹了下满脸的汗珠扭过头来回我:“快了,快了,就在下面!”

眼看又走了两条马路,可是还没到,我又追问父亲:“爸,还有多远?我实在走不动了!”被汗水浸润睁不开眼的父亲回我:“快了,快了,就在下面水库那……”

等我们赶到第二个集市,都下午4点了,那里确实还有买家。他们围上来个个夸赞说我们卖的树木好。父亲要38元,他们出18元、22元、25元,最后一个出了30元,父亲不同意卖,最后只好寄存在亲戚家,等到下个赶集的日子再卖。

发《合肥晚报》

我带着哭腔问母亲:“妈,我这根树怎么办?我可不想放到舅外公家下次来卖!”母亲去把那些买家都叫过来说:“这里还有一根小树,是我家孩子背来的,你们看看买了吧?”好几个买家看了下,都走了。

最后有个买家,问多少钱?母亲说:“这么直的树,两头一样大,本来卖6元,你就给个3元吧!”买家说:“2.5元吧!像这样的小树,我买来只能用来做方料,要不是看在你这孩子的份上,我还不打算买!”

拿着那2.5元,我高兴地拉着母亲的手说:“妈,我的

作者  | 2017-11-21 23:58:40 | 阅读(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